星期日, 8月 21, 2005

1.4 絕對不是平淡

第一章 話四 絕對不是平淡

現在是早上,這裡是學校的某班房內,中村剛好介紹那兩個交流生,艾洛爾和艾勒爾。在簡短的介紹中,翔龍一直用敵意的眼神望著二人,他們裝作看不到而沒作出什麼特別的反應,但在班房內的氣氛其實是很和平的。

讓同學們發問數個問題後,中村就安排坐位給他們,然後就正式今日的課堂。就在校園正式授課的這段時間,在校長室之中有一個學生和校長下象棋,同時也在討論學校的問題。

「差不多每一天都是這樣,要是嚇倒那兩個交流生的話?實在不太好啊,呵呵?」

「算吧,只要沒有傷害到任何人的話,這種也說得上是校園的特色呢﹗」
這個人的名字叫左藤健,因為父親是一名警察,所以愛好伸張正義。他的爺爺是校長的好朋友,因為今天第一課是自修課,校長就找他來校長室下棋,順道說一下關於學校的事。

「嗯,又算不上是特色,反正都是最近數個月的事,以前這校園還沒有那麼熱鬧…我走這裡,將軍。」

「這……」
健靜靜的思考一會兒,他正在想有沒有可能殺出一條新路,同時也在想校園在兩年前發生的某件事。
「其實說熱鬧…不得不提部活們在兩年前引起的比賽,為了決定哪個部活的成員是學園最優秀的,於是就弄了一個大型比賽,什麼方式都有。嗯,我應該走這一步吧?」

「什麼﹗?」
校長呆望著棋盤,原是站穩上風,但竟然給健用一步就可以令到整個局勢反轉,普通人被迫到這個地步應該會放棄而投降,可是他並沒有這樣做,反而被他扭轉整個結果。眼前這個事實,其實不是突然得令校長接受不能,因為以前都曾經愛生過相似的事。
「哈哈,果然和你的爺爺一樣呢。」

「多謝你的讚賞。」

「那麼,小健…假如弄一個相似的比賽,你覺得會不會有問題呢?」
校長一邊收拾棋子,一邊笑著問。
「我想這校園變得更加熱鬧呢﹗」

「嗯…」
健靠在窗旁認真的想。他在想,兩年前的比賽他也有參加的份兒,但是不能夠把自己的能力完全發揮到就勝出了,一點也不刺激(即是說對手太弱)。
「我有個提議,讓校外的人也來參加,而且要把獎品加碼。」

「唔?」
出奇地,校長的表現得像是完全同意健的意見,他很有興趣聽下去。

「聯合附近學校的學生會,弄一個聯校比賽,一個要用實力來取得勝利的比賽﹗」
講到這裡,校長就猜想到健想怎樣了,因為他很清楚兩年前的比賽令健不能盡興。


很快,這消息就給流傳開去,在小休的時間,差不多每一個人都在討論這個話題。

「這個叫『最強』的比賽是什麼東西來的?好像很有趣似的。」
峰反轉方向的坐在椅子上,手抱著椅背,興奮的問坐在後面的翔龍。

「你不知道這東西是正常的,因為你是從其他學校升上來這校園的。」
翔龍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覺得在這個新生面前突然變得偉大起來,現在就像一個老頭子在說教似的解釋著。
「嗯……大約兩年前,這校園的某些活部部長在討論哪些成員才是最優秀,事情越鬧越大,最後變成一場大比賽就是了。我看現在這叫『最強』的比賽都應該是同一根蔥才對,不知道是誰找這種過氣東西來玩呢?」

「嗯嗯。」
峰認真的聆聽著翔龍的每一個字,同時也在拼命的點頭,在解說的同時,艾洛爾突然走到二人旁邊,同樣來了解一下這場比賽的歷史。
「那麼翔龍有沒有參加那場比賽?」

「當然有。」
翔龍的臉仍然是一臉自豪。

「那麼我想問…名古屋同學最後是勝利還是被別人打敗了?」
艾洛爾這個問題一針見血,儘管是抱著求知的心態去問,但因為翔龍不太喜歡那兩個交流生而用憤怒的眼神直視艾洛爾的雙眼。

「那場比賽我是長勝將軍之一來的,那比賽我以劍道部一員來參賽,每一場比賽我也得到很高的分數,但去到最後…敗在一個射擊部的人的手上﹗」
翔龍說的話越久,身後的火焰背景也變得越來越強勢,在他附近的峰和艾洛爾不得不遠離他來避開這悶熱的火焰。
「我記得他的名字,叫左藤賤﹗」

這個時候,在某個課室內的某人感到背後突然冷一冷,就打了一個噴嚏,然後擦一擦鼻子,說︰「是誰在講我的壞話嗎?」

「會…會…會有人用這個名字嗎?」
艾洛爾一聽就覺得有問題,同時也因為剛才那句話太大聲,令到班上不少同學都聽到翔龍的那句話,水澤剛剛走進課室,經過翔龍座位附近的時候,輕輕的說一句。

「那應該是左藤前輩左藤健才是。」

翔龍的臉立即變得紅紅的,因為他不是有心記錯名字,而是…他真的記錯了,記性不大好是翔龍的其一缺點,不過可以讓他永遠記下來的東西都是些印象深和有興趣的東西。

「嗯嗯,其實呢…我想知道昨天我和哥哥那麼遲才來到學校,為什麼你們都會在學校內的?(手上還好像手持清潔用具的說……)」

「哈哈,這個嘛……」
就在峰打算隨口講個原因出來的時候,中村剛剛走到三人的旁邊,眼神帶點居高臨下,令到峰和翔龍的背後感覺到一點寒意。

「和泉,看你的表情,你好像想說謊啊﹗」

「…………」
峰的額頭出現了無數粒汗珠,臉變得青青的,然後生硬的轉身,望著站在背後的中村,無奈的笑著。(豈有此理,中村老是破壞我的好事﹗)
「我…我…我…又怎會呢?我想對艾洛爾說,其實我是學校有名的破壞王呢,昨天因為又搞了一大堆麻煩出來,所以呢……」

看到峰那個輕挑的眼神望著老師,艾洛爾就猜到事實是怎麼樣的了,想到這裡,他自然的笑了一下,峰和翔龍看到他這個笑容也一起大笑起來。中村回想昨天翔龍看見艾洛爾的眼神,還以為他們沒可能會像現在打成一片,但現在這個情景真是令中村十分感動的就是了。

「唉,真沒你們辦法…你倆如果有時間的話,就向艾洛爾和艾勒爾解說一下他們不明白的地方,帶他們去喜歡的活部,接下來…你們應該懂得怎樣做吧?」

「明白的了,明白的了﹗」
翔龍離開坐位,然後把中村推出課室。
「這段時間,老師是不應該進來的,你都是回去你應該到的地方吧﹗」

艾洛爾眼見翔龍走了出去,他就利用這段時間和峰談天,當二人講到自己都有個哥哥的時候,二人就談得更加起勁。整天的學校生活,他們在有空的時間就說說關於自己那個笨哥哥的事……很快,已經是放學的時候。

「對了,講了那麼久還未知道峰和翔龍參加了什麼活部的說。」

「嗯…我是魔術社和田徑部的,翔龍則是劍道部。」
峰望望手錶,發現已經是田徑部的集合時間,於是就向艾洛爾告辭,先走一步,同樣的,這天的課後時間,劍道部都有活動,就連翔龍都離開課室。

艾洛爾心裡想,老師之前不是叫你們帶我和哥哥去看看有什麼有興趣的活部嗎?為什麼好像忘記這件事的?想到這裡,艾勒爾走到艾洛爾旁邊,這天艾勒爾好像沒有對艾洛爾講過什麼似的。

「艾洛爾,觀察了一整天,有沒有結論?」
從他們的對話得知,原來艾洛爾與翔龍和峰打成一片是為了套取什麼情報,可是到現在也得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反而是增加了艾洛爾和他們二人之間的好感度。

「哥哥…其實,人類不是這麼壞吧?」

「艾洛爾,即使那兩個人沒有『他』口中所講的一樣,但是…」
艾勒爾合上雙眼,右手的手隨即變出一個綠色的小光球,那光球有一些咒文像帶條一樣包圍著,它慢慢的浮在半空,然後用高速穿過玻璃窗飛到半空之中。

「但是什麼?哥哥你真的打算跟從『他』的說話去做嗎?」
「嗯,我對『他』所說的理想世界很感興趣,人類都只是些懂得破壞的人,只要把所有人類消滅就可以(即使他不是十人眾之一,我都想看看他的理想世界是怎樣)。」
「那麼…你打算又用式神來找尋目標嗎?」
「昨天那個式神比較低級,既然校園中有人能打敗名古屋翔龍的話…就看看那個人有什麼本事。」

光球升到天空上,然後像一枝箭似的在校園內搜索目標,就是那個叫左藤健的人。


「左藤前輩,你知不知道關於『最強』的事?」
射擊部的學弟一直都很尊敬健,是因為他的力量足以對抗近身武器,兩年前的比賽可說是全校園的一個傳說,他最後與翔龍的決鬥令其他學生長看得目不轉睛,射擊部的所有學員公認他的實力,所以不論輩份是什麼,只要碰上什麼問題都會主動上前問他的。

「嗯…我知道,這次是聯校性的比賽,可以與其他學校比試一下呢﹗」

學弟們看見健那個充滿信心的笑容也立即熱血起來,再從部長口中得知校園將會派出五個活部去參加,比賽形式在當天決定,與兩年前的一樣,只要不犯規,用什麼卑鄙手段勝出都是可以的。

「左藤前輩,只要射擊部有你出賽,我們一定可以入圍的﹗」

「不可以這樣說的,這樣說的話實在太輕敵了。」
健望著說話的那個人,然後用手上的手槍指向他,臉上的是嚴肅的表情。
「任何比賽都像野戰遊戲(war game)一樣,未到最後,任何事情都會有可能發生。」

接下來就是射擊部的練習時間,就在各人集中精神的時候,天空有一個很異樣的光球,它以極高的速度衝向健那邊,看來是打算攻擊他。

其他人好像看不到那光球似的,健發現到這一點,他只好在不讓人留意的情況之下把放在背包內的另一把手槍拿出來,瞄準那用高速移動的光球,只是一發就把那光球擊破了,眼看是這樣,但事實不是如此。

光球內有一點粉末,看來是像種子一樣的東西,那些粉末剛好落在某個校工的頭上,他感覺到頭頂像是被幼針輕輕的刺了一下,但事上是被撇下一些可怕的東西,一些可以操縱任何生物的種子。

種子在沒有水份的滋潤下,還可以極速成長,在校工的頭頂長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小蘑菇,它們都是黑色的,是一種普通人沒可能看得見的東西。

校工雙眼反白,然後開始做一些平常人不會做的東西。把長長的亂草剪成學校的名字,把垃圾箱內的垃圾扔到不同顏色的分類箱之內,把空空如也的自動販賣機進行補給,然後就是修理和清潔學校內所有的洗手間和更衣室……

校工所做的所有東西,健都看得很清楚,他一直跟在校工背後,他在想,這個人不是很喜歡偷懶的嗎?為什麼會瘋狂地做起事來的?

大約五時左右,校工走到中學部校舍的天台,健同樣的跟在他背後,當他剛走到天台那裡的時候,他看到的是兩個背上有羽翼的人,可是因為太陽在他們背後,讓健不能夠看清楚他們二人是誰。

「你的眼界很準確呢,左藤健。」
其中一個人先說話,但健才不會理會這件事,他腦海中只埋怨為什麼忘記把太陽眼鏡放在身上。
「為什麼你不問我們是什麼人的?」

「我才不會理會你們是什麼人,更不想知道,要是你們沒事找我的話就不要用那麼怪的方法來找我嘛﹗」
健轉身,準備離開天台,可是那道門突然關上,健不得不停下腳步,然後望向剛才說話的那個人。
「你到底想怎樣?讓我看到了那怪怪的蘑菇,猜想我一定會跟蹤那個校工,這樣做應該就是打算浪費我的體力吧?」

「其實也沒有什麼的,只是想借你本人來用一下就是了……」
那個人慢慢的靠近健,健才沒有笨得連逃也沒逃,只是…唯一的出路已經被對方關上,理論上這情況之下,那道門是不會那麼容易打開的,一定會被鎖起來。健很清楚這個道理,同樣也知道這應該是所有壞角色會做的基本東西,但是他仍然試試把那道門拉開,當然,門沒有被他拉開就是,而他都是試一次就放棄,走到天台的邊緣。

「現在……真的要跳下去嗎?」

1 Comments:

At 8/23/2005 1:30 上午, Blogger Gletscher said...

左藤賤 XDDD
峰小心亞古/翔龍突然彈出來咬你 XD

那對天使兄弟怎看也是BL
而且是像X高達對兄弟那樣,看了就令人惡心的那種 XD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