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12, 2005

話十 誰才是真正的獵物

第一章 話十 誰才是真正的獵物

「嗯,不知它們會不會喜歡這些新品牌的肥料呢?」
這個穿著黃色薄背心的女孩,就是古娜那機器上顯示的某個黑點所看上的獵物,她是一個未覺醒的被選者。在最近的四年內,這個晚上一定會有些小意外發生,可是她並沒有察覺到那些意外是人為的,更不知道由某一天開始,有一個私人保鏢都會在這一天保護她。她拿著一大袋肥料,付過錢,然後就起步回家。

走到門外,女孩感到背後好像有什麼東西跟在自己背後似的,她突然把頭轉向後面看個究竟,可是什麼也看不見,但事實上是感覺到一些什麼東西的,只是不知道那是什麼。

「我回來了。」
女孩打開門,把肥料放在鞋櫃上,然後脫下鞋子,換上拖鞋後步進客廳內。客廳的燈一閃一閃的,是壞了嗎?不知道……看見父母坐在沙發上,以為他們在看電視,但看真一點,他們睡著了,是因為太累嗎?

「爸爸,媽媽﹗」
女孩大聲的叫一下,但他們沒有什麼回應,睡得太熟了?試試把音量調較到最大,為什麼…為什麼他們仍然不會醒的?死了?把手指放到他們的鼻孔外,不,還有呼吸的,但是發生了什麼事?女孩表現得不知如何是好,家中只有她一個人,現在她感到完全無助,更不知道應該向什麼人求救。

「呵呵呵呵,我很喜歡這個表情,這個表情能令我大滿足呢﹗」
聲音從不知哪裡傳出,女孩猜測對方躲在屋內的位置,可是搜尋了整間屋子也找不到對方的位置。
「不用找了,我現在出來見你就成。」

女孩走到客廳,看著父母背後那道牆有一個怪影子突然出現,一隻手由那影子伸出來,那手慢慢的向前爬,離開影子後坐在沙發頂之上。從外表來說,對方應該是一個女性來的,可是身體就像一個立體的影子,只是那東西在穿著衣服就是。

「我叫影姬,是影魔一族之中稍微有名氣的一員……」
她在說話的時候,臉上的是笑容,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讓人看見就會覺得不爽的那一種,而她的手放在女孩父親的頭上,真是一點也不客氣。
「我來是要奪去你的靈魂。」

「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話……什麼是影魔一族,為什麼你要奪去我的靈魂?你是死神嗎?」
看見出現在面前的東西並不是什麼鬼怪,女孩立即鬆一口氣,心裡想著「早知不是鬼怪就不用害怕了」。

「我是比死神更可怕的東西啊……」
影姬不知道女孩一點也不怕她,但她仍然自滿地笑著、說著,一點也看不出來。
「被影魔一族奪去影子的人,他們都會長期陷入沉睡狀態之中,睡到死前一秒鐘也不會醒來……這就是我們影魔一族的可怕之處。」

「只是這樣子嗎?那麼你們都很弱啊﹗」
「哼﹗別裝下去了,我知道你現在很害怕失去父母的說﹗」

女孩用手遮掩自己的嘴,開懷地笑出來,令影姬變得不知如何是好,其實當女孩知道對方只是不名物體之後,她真的輕鬆過來,半點也沒有被影姬嚇倒,就是因為這樣而令到影姬開始害怕起來。

「你不怕我會走這樣帶走你父母的影子嗎?」
「要是這樣的話,你一定會慘死在這裡。」

雖然是這樣說,但女孩現時是一點戰鬥力也沒有的,那麼她憑什麼這樣說呢?影姬開始感覺到一點點的壓力,她打算放棄手上的那兩個影子,就這樣回去牆上那影子之內,可是當她打算這樣做的時候,腦內突然閃出了一個念頭,就是現在處於上風的明明是她,但為什麼會突然變得如此軟弱的?

「這…這……」

(這個叫影姬怪物也不會太笨吧?為什麼她好像相信我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不過比起這…我比較想知道有什麼人可以來救我?在屋子內很難用「那東西」啊……)

「我不應該去相信你的鬼話,身為小鬼的你又怎可能把高貴的我打倒?」
影姬跳到女孩身邊,踏著她的影子,然後又開始自滿的解說。
「怎樣了?動不了嗎?當然了,被影魔一族踐踏著影子是不可活動的,那麼我就可以很容易的奪去你的靈魂。」

「你…別太得意﹗每一年的這一天都會有不同的怪事發生(可能之前都是你的同伴做的),但每一年我都可以平安渡過……我不知道你們的目的是什麼,但我深信一定會有人來救我的﹗」

「即使有人都沒可能救到你的了,乖乖地奉獻出你的靈魂吧﹗」
一張特別的咭片由窗外飛進來,那玩意割傷了影姬的手,一時的痛楚令她不得不失去重心,雙腳離開了女孩的影子,給了一個讓女孩逃走的機會。

女孩走到露台那邊,她感覺到可以幫助她的人就在那裡。

「為什麼…會是你的?」
站在露台上的是一個男孩,與那個女孩差不多同齡的男孩,女孩感覺到很愕然,難道就是面前這個人連續幾年保護自己?沒理由的,記得在數年前與他見面後,因為發生了某些事情而拒絕與他繼續當朋友的,沒理由是他保護自己數年才是,他只是一個男孩罷了﹗
「綾…綾小路…?」

「嗯,沒有這樣子面對面說話都有一段時間呢…小慈……」
男孩輕微側頭,微笑一下。
「你的樣子好像不想看見我似的,但無論如何我都會保護你的。」

「之前你都是在暗地裡保護我的嗎?」

「這個話題一會兒才說吧,現在最重要的是從那影姬手上奪回你父母的影子。」
綾小路望,覺醒了的被選者之一,由覺醒那一天開始被付予保護水谷慈的任務,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因為不是什麼過份要求,而且自己也有保護她的義務,最近數年都是秘密地保護著她。

「你們別把我當成透明﹗」
影姬忍受不了這種卿卿我我的場面,她要發火了。
「我決定要奪去你們的影子﹗」

「在你講這句話的時候,你不覺得…你身上那一道又一道的傷痕嗎?」
望淡淡的說。影姬完全不相信望的說話,她打算把手上那兩個影子粉碎掉,但在她動手前,身上出現一道又一道的傷痕,她看清楚一點……屋子上空有很多張半透明的特殊咭片,應該就是被這些東西割傷。

「為…為什麼……」

「在你用心偷聽我和小慈之間的對話時,你的身體就已經被我的武器一下一下的割傷,難道你就是感覺不到嗎?」

如夢如幻一樣,被攻擊了也發現不到,當醒過來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滿身傷痕,不知道是何時受傷,也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攻擊,這就是那東西的可怕之處。

「沒…沒可能的……身為高貴的……」
影姬失去重心,倒在地上。她不相信身為影魔一族的她,竟然會敗在一個普通人手上,她完全不接受這個事實,更不想去相信這個結果,只是…她已經死掉了,變成無數黑色的粒子消失於空氣之中。

影姬死後,那兩個影子回到主人的身體,慈的父母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但應該會到明早才會醒來吧?

「綾小路,你為什麼會走到我家來的?」
敵人被解決掉,是時候要問這個問題了。

「嗯,反正都是時候要告訴你,那不如讓我所知的東西講給你知。」
接下來,望把被選者的事和最近這幾年做過什麼,一五一十的告訴慈,她很快就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小慈手上的手鐲是一件道具,是一件可以當作成弓箭用的道具,也是她心目中的受護符,打從一開始…她覺得是這玩意在保護她,但原來一直保護她的人是這個「仇人」。

「對了,其實你有沒有偷掉『我的寶物』?」
「我曾經說過我沒有吧,只是你沒有相信我。」
「那麼是誰做的?」
「我又怎會知道﹗」

討論得興高采烈的時候,古娜出現在露台外,以負責人的身份正式向兩位講話。講話內容是關於什麼任務,沒否決的權利之類,講了很多超級不公平的說話,但小慈拚命的點頭,像是接受以上的所有。

「當我向剛覺醒的被選者講以上的話,他們大多都想把我立即解決掉(當然…如果他們動手的話,就要有被冰封的覺悟了)。」
古娜得意地說。之前還害怕不知道這個人會有什麼想法,想不到是如此順利,立即鬆一口氣。

「我今天被那個怪女人襲擊,但是我沒有任何反擊的能力,要是我真的被殺死的話…那古娜是不是等於犯錯了?」
「關於這個,你可以放心呢…我知道綾小路會救你的嘛,他的任務就是要保護重要的你。」
「重要的?」

「哈哈……」
一時得意忘形,古娜講多了,她講了一句不應該說的話,但是…他們應該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吧。
「每一個被選者都很重要的嘛,不用介意這些字眼。哈哈哈哈﹗」
用笑容去掩飾,這是古娜最擅長的交際手法,只要與她相處一段時間就發現,其實她腦袋內有很多可怕想法。

望的負責人並不是古娜,但因為他的負責人已經返回天界,現在也歸納於古娜旗下的一員,即是說…這附近所有的被選者都成了古娜的「手下」,但其實為什麼在短時間要通知未得知自己身份的人們,告訴他們是被選者一員,然後講一大堆不公平的規則?這都是古娜相信她所看上的都是將來會幫助自己的,包括以下那一位。

「嗯,為什麼總是在這一天會有那麼多麻煩東西的?」
女孩剛好由附近的醫院回家,不知道她是探訪別人還是去看醫生的呢?女孩胸前有一個十字架,繫著一條皮繩當作成項鍊掛在頸上。女孩在回家路上發現有什麼東西鬼鬼祟祟的跟著她,為了讓對方別跟過來,只好這樣說。
「別躲躲藏藏了,快點給我出來﹗可惡的老鼠﹗」

「嘻,影姬大人被不知什麼人殺掉,現在我很憤怒呢﹗」
從女孩的影子鑽出來的,是同樣身為影魔一族的人,他的名字…不用講的了,因為他很快就會被解決掉。
「我要把你……」

「請你別妨礙我,我的母親在家中等待我回家的,要是我遲一秒回家的話,她會擔心我的。」
女孩的右手只是輕輕揮動數下,看不見有什麼東西走出來,把那東西半吊在空中,然後被分割成無數份,再化成粒子消失於空氣之中。在月光柔和的照射下,隱約看見那白色而反光的物料,應該是一些像玻璃線一樣的東西,她…是怎樣做到把那東西分割掉的?

「嗯…忘了這天是他們的狩獵日,但出現在我面前也只是被殺掉的吧?」
女孩望著頭頂的玻璃線們,回收它們後輕輕的笑一下,當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就回家了。


「這附近的被選者都已經被你差不多找出來,你還在苦惱什麼?」
古娜向慈和望他們解釋一下將會有什麼任務後,就離開了慈的家,嵐矢就在這時候走上前問正在發呆的古娜。
「不是應該高興嗎?」

「你不覺得,上頭好像特地要我接近他們的,不知是不是知道我在打什麼算盤呢?」

「傻瓜﹗」
嵐矢伸出舌頭,裝出一個鬼臉。
「上頭不會理會我們做什麼,只要我們做的事不會影響到他們的存在…他們就不會對我們這些『負責人』做什麼的了。」

「那麼…為什麼『他』會惹上追殺令?之前都曾經有人發生過同樣的事,到底是因為什麼東西?」

「這個問題很好,相信沒有什麼人可以回答你這個問題。」
剛才還在裝笑臉的嵐矢,轉眼間竟然變得如此認真,是因為他知道那個問題的答案嗎?
「因為『他』知道了世界的真實。」

「我們不是已經知道世界的事實嗎?那……」
古娜講到這裡,她已經不自覺得把答案講出來。
「他…難道他…」

「沒錯,所有被下『追殺令』的人都是因為知道,真正的世界的真實…不是我們現在所知道的,而是真真正正的『世界的真實』。」

1 Comments:

At 9/13/2005 5:52 上午, Blogger joejones53326287 said...

i thought your blog was cool and i think you may like this cool Website. now just Click Here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