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01, 2005

第一章 話六 午飯後的對戰

第一章 話六 午飯後的對戰


健由樹叢那邊走出來,他看到了峰剛才使出來的東西,健就立即聯想到有機會是這個人襲擊射擊部的人,就是用剛才那種攻擊弄傷他們,健真是這樣想的,沒有更多時間來給他思考,他一出來就攻擊峰和翔龍。

「哇﹗」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二人只是逃跑,避開那些被打中就會變得很痛的攻擊。

「那個是什麼人來的,為什麼會突然攻擊我們?」
峰一邊跑一邊問,可是健好像沒有給他們喘氣的時間,他瞄準著二人的手和腳來攻擊,像是要分開他們,不讓他們有訊息交流一樣。


「這是左藤賤呀﹗」

「賤?」
幸好附近一帶沒有人,如果翔龍口中那名字給其他射擊部成員聽到的話,他一定會被成員們圍攻掉。健第一次聽到這個如此有趣的名字,於是就把兩把手槍都射向翔龍,開始忘掉峰的存在。
「是左藤健﹗」

「呆子,你要小心那個人呀,他好像打算全力攻擊你似的……」
當峰停下來作出警告的時候,健利用昨天使用過的水球彈來射向峰,輕易的把他困起來,一臉疑問之餘還有一點無奈,還以為可以亂來。

「你可以放心,既然你是他的同謀,我都預計到你會有些什麼特別的力量,你可以盡情地用你的力量來攻擊我,如果不是的話…你就會再成為我的手下敗將呢,名古屋翔龍﹗」

「……」
這個人果然沒忘記兩年前的比賽,記得那場比賽只是普通的尋寶遊戲,但是在尋寶途中,在沒人看得見地方開打了,沒人看見他們戰鬥的情況,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突然開打,只是那時候走到終點的只有健一個,而翔龍則是全身受傷。
「我記得那一次,你用了不知什麼東西把我的攻擊無效化,待我沒有氣力之後就用你手上的古怪玩意來攻擊我…就是因為這種戰鬥方式,我才會敗在你的手上﹗」

「別逗我笑了﹗」
健用簡單的一句來反駁翔龍剛才的說話。
「還好讓我給你解說的機會,想不到我一言不發,你就竟然把最重要的省略了?你別忘記那次我拼命的叫你不要攻擊我,是你沒有在聽罷了﹗」

「我不理會那個時候你講過什麼東西﹗」
翔龍到這個時候才記得好像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但是到了這個情況,過去發生什麼事都沒關係了,現在應該找機會解釋這是一個誤會才是。他輕輕一跳就跳到空中,左手發出一陣強光,然後用力向外一推,光團變成光球,向著健的方向衝過去。
「別以為飛行道具是你專用的東西,我的『光龍波』都是飛行道具來的﹗」

「都說無論你使用什麼力量,我都有所覺悟,去面對你的怪攻擊……」
如他的說話一樣,健輕易的就避開翔龍的攻擊,然後再把槍口們指向翔龍。
「即使有力量,不懂得好好利用的話就是一種浪費,你的破綻太大了﹗」
健在翔龍發動攻擊與落回地上的空隙進行攻擊,使用的是普通的練習子彈,但如果被擊中的話都會有一定程度的痛楚。

「要是我破綻太大的話,那麼……」
健攻擊的方向是翔龍的正下方,而翔龍返回地上時是頭向著地面,快要碰到地面時用兩手輕按地下,一記漂亮的受身,受身後所落地的位置剛好是健的子彈沒打中的地方。
「你的弱點就是太多口水了﹗」

「有點本事啊﹗」
「你都沒差。」

「何時才有得走出外的哇?」
被困在水球內的某人正在鬧情緒中,原是坐著的則改成躺下來,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在旁邊那校舍頂端有什麼人站在那邊的,但是因為在水球內看出去,看不清楚那些是什麼東西。
「他們……在看著翔龍戰鬥嗎?」

「那麼,接下來換成這個……」
健用姆指把手槍的彈夾弄下來,把裝上另一種子彈的彈夾放在內,然後邊走邊射向翔龍。翔龍沒想過健換彈夾的速度那麼快,不小心被其中數發擊中了,不知道那些是什麼東西,翔龍被擊中後就停下來,沒作進一步攻擊。

「擊中我的…難道是……」

「我想你應該沒想錯的。」
健一步一步的靠近變得像石像無異的翔龍,同時間也在解說剛才用的是什麼東西。
「那是『電流彈』,被擊中的人會短時間麻痺,因為我要知道你們弄傷成員們的原因,只好用這方法。」

「我們已經講過,沒弄傷射擊部的半個成員呀﹗」
其實健打從一開就是先入為主的說,翔龍很明白即使怎樣解釋也沒有用,不過呢…用來拖延時間都是不錯的。自己的身體自己就最清楚,這叮點兒的電力才不會對我有用,這是翔龍的想法。

「要是你不老實一點的話,我不排除用盡全力來攻擊你們啊……」
口這樣講的同時,臉上的是同情的表現。與剛才上子彈的情況一樣,翔龍想不到健的速度是這麼快的,健竟然一下子把兩把槍結合成一把像火箭炮一樣的東西,一句說話都沒說,就這樣向翔龍發射。
「Good luck!」

「要是遲十秒鐘才發射就好了……」
翔龍合上雙眼,準備火箭炮轟過來,已經作好死的覺悟,砲彈已經去到眼前的一剎那,時間像是停頓下來似的,所有東西的動作都變得很慢很慢,除了那個一直被困在水球內的那人可活動自如之外。

「想不到那水球突然破了,翔龍就這樣子欠下我一個人情。」
峰走到二人中間,得意地說著。
「左藤前輩竟然可與翔龍打成平手,真是有夠強的說……」
說話同時,峰惡作劇般把射向翔龍的砲彈改成是射向健本人,幫翔龍設下防護結界後走到遠處,待時間回復原狀。

時間變回原狀,砲彈真的轟向健,但是並沒有爆炸。健和翔龍都吃驚了,健吃驚的是砲彈竟然改變方向轟向自己,而翔龍則吃驚砲彈竟然沒爆炸。

「……」
二人沉默了一回兒,峰也立即走過去,看看是什麼原因令到砲彈沒爆炸。砲彈完整無缺,峰和翔龍呆呆的望著那「砲彈」,看真一點,好像是玩具來的。

「這是什麼一回事哇?」
二人摸不著頭腦,完全不知道健的攻擊是什麼一回事,立即轉身望向健,他正在把兩把手槍放回口袋中,完全沒有戰鬥的意慾。
「你…你在做什麼?」

「你們都不是襲擊他們的人,那就沒有戰鬥的理由了。」
健剛才突然出現,又突然開戰,現在又突然這樣說,他…到底想怎樣?
「唉,到底你們的腦筋在想什麼的?你們不是打從一開始就說從沒做過的嗎?現在我知道你們是清白的,又擺出這副樣子,真不明白你們在想什麼。」

接下來的時間,三人一起討論整件事的疑點,健也解釋一個人在死前是不會說謊的這個要點,所以才會用上假的火箭砲來試探翔龍。

「你們望著這個校工,看不看到頭上那些蘑菇?」
二人輕輕的點頭,即是說連他們都看得見那些蘑菇,然後健就把昨天的事告訴給他們知道。


「完結了?」
迪亞獸過了長時間也沒有報告發生什麼事,於是嵐就猜想是不是已經完結了。

「嗯,他們三人正在討論著什麼東西。」

「即是代表那兩個人的計劃失敗了……」
嵐望著那兩個人的背影,看著他們那對白色的羽翼,淡淡的說。
「迪亞獸,你作好準備沒有?」

迪亞獸輕輕點頭,然後張開耳朵,飛到那兩個人的所在處,嵐則是展開那對透明的羽翼,跟在迪亞獸的背後。

「打擾你們的飯後電影欣賞,真是十分抱歉呢。」
嵐從不知哪裡拿出透明的鞭子,就這樣向二人進行直接攻擊,當然這下攻擊沒可能擊中他們,她這樣做都是為了讓二人飛到天空去,看看他們的羽翼是否能夠在天空飛翔。

「你是……」
艾勒爾想都沒想過在這裡會有人發現到他們,嵐的出現實在令他感到意外,不過他深信要是對方是打算來攻擊自己的話,相信那只會自取滅亡。

「一個狩獵獵人的人,你們的遊戲到這裡就要完結了﹗」

「是嗎?」
艾勒爾右手輕輕揮動一下,一陣怪風就在嵐的身旁吹過,這一記攻擊是用來作出警告,嵐看著對方的行動,輕輕的笑出來。
「你在笑什麼?」

「我在笑你愚蠢﹗」
嵐再次揮動手上那看不見的武器,這次把艾勒爾的腳纏起來,然後就這樣子跳到地面,讓艾勒爾同樣的落在地上。嵐安全落地,落地後擺出讓人感覺優美的姿勢,她可是體操隊的成員,相反艾勒爾是平降在地上,相信應該是很痛。

「哥哥﹗」
艾洛爾立即飛到艾勒爾的身邊,然後怒視著那個攻擊艾勒爾的人,他記得在班房內曾經見過這個人,她就是班長水澤嵐,但是…她為什麼會攻擊艾勒爾?
「你想做什麼?」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想知道你們的目的是什麼東西罷了。」
迪亞獸從天而降,並站在嵐的頭頂,得意地解說起來。
「身為『被選者』之一的嵐可是沒可能眼巴巴的讓別人攻擊有可能是同類的人啊﹗」

「你是『被選者』?難道……我們第一天來到附近的時候,感覺到的其一力量…就是你?」
艾洛爾表現得很驚訝,想不到要找的目標那麼快就可以確定是誰,他面露笑容,然後用一些奸角們平時說話的語氣來說話。
「我想不到你會自投羅網,走出來見我們。」

聽到艾洛爾這句話,嵐猜想得到對方不是普通的天使族,有可能是比較高級的,也有可能是更大來頭的東西。嵐開始感到一陣壓迫感,看來是因為低估敵人才是這樣,她嚥了一下,額頭出現幾粒汗珠,但她深信只要是對方攻擊自己,就可以全身而退,可是等了很久…艾洛爾也沒有作出什麼行動,這樣子令嵐的計算出現差錯,現在不知道應該怎樣才是。

過多數分鐘,艾洛爾與嵐都是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兩個人的表情剛好成為對比,鐘聲從附近傳出來,午飯時間完結了。就在鐘聲傳來的一剎那,嵐感覺到背後有些什麼東西,是艾勒爾,他想從背後捉住自己,艾洛爾拖延時間…為的就是等在嵐背後的艾勒爾回復行動力。

知道背後有人想捉住自己,嵐就一下子蹲下去,伸出左腳把後面的人絆倒在地上,然後揮動手上的鞭子,鞭策艾洛爾所站的附近。把兩個人的行動封鎖了一回兒,嵐就飛到不遠處,把羽翼回收後再用冷水令到自己冷靜一下,然後再走回班房。

「小嵐……」
迪亞獸剛才什麼都幫不上,牠無奈的看著嵐,心裡是拼命的在責備自己。

「不用擺出這種表情,我不是敗給他們,而是敗給自己罷了……我果然控制不到『那種力量』才會這樣子,但過多一段時間,我一定會運用得很好的﹗」
說到這裡,頭突然的痛起來,痛的程度令嵐不能站著,她小心地坐在地上,把頭靠在旁邊的牆壁。

「小嵐……」

「要是我沒有那種力量的話…我的身體也不會變得這樣古怪……」
留下這一句說話後,嵐就這樣子暈倒了。

「即使是這樣,也不用把所有事放在心內嘛…你還有我的。」


「哥哥,你沒事嗎?」
艾勒爾連續被嵐攻擊兩次,身為弟弟的艾洛爾在嵐離開後就協助哥哥站起來,艾洛爾再次感到自己的無能。

「你不用害怕,只是普通的物理攻擊才算不上什麼。」
身體有兩道地方傷了,但對艾勒爾來說,這些小傷不用十分鐘就可以回復過來。
「害怕的反而是剛才那個人的兩道力量…正在她體內交戰著。」

「那麼我們的目標之一就是那個人嗎?」
「沒有錯,其中一個是她…但比起這個,更重要的應該是在『最強』當天完成另外一個任務。」

「嗯,只要把任務完成後,我們的地位就可以提升了…」
艾勒爾抱著艾洛爾,輕柔地撫摸淺綠色頭髮,淡淡的說。
「只要完成目標,那些小看我們的人們就會從此另眼相看,好讓其他人知道…我們都有力量完成任務的﹗」

「但是…我不想傷害任何無辜的人……」

「艾洛爾,世界到最後都會被毀滅,在這之前只是破壞某些地方,是不會有問題的……我深信是這樣子。」

3 Comments:

At 9/02/2005 12:31 上午, Blogger Gletscher said...

問題 :
護幾時會出場 :D?

 
At 9/02/2005 1:26 下午, Blogger Hou said...

>問題 :
>護幾時會出場 :D?

這個問題問得真係好...
因為呢,就是這樣的...
唔想個個公式化咁
有危機 -> 新角色出現 -> .o.!?
所以...用個更行的方法出場就是了
所有唔係呢間學校內讀的LOH系角色們都會有70%在那什麼比賽中出現的了
護仲會使出毒舌攻擊(?)

搞個比賽出來主要就是咁一堆角色推出來
哇哈哈 XD|||

 
At 9/02/2005 1:35 下午, Blogger Hou said...

追加多句...而家好苦惱,停在預賽中....=﹏=|||
看來比賽完後就要入正題了...:~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