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08, 2005

話十六 四個方位的戰鬥(下)

第一章 話十六 四個方位的戰鬥(下)

這裡是西面的入口,路上所有的魔獸完完全全被消滅掉,這些魔獸的戰鬥力真是很低,完全不能夠對他們做成任何傷害。

「那些東西連當作做熱身也未夠資格,敵人是不是見到我們只是初中生加小學生的組合就這樣對待我們?」
峰表現得極度無奈,原本是打算好好地運動一下,把平時的不快一下子發洩掉,怎料翔龍竟然一個人把所有魔獸解決掉。
「剛才講過什麼鐵三角,誰不知只有你一個就成了,那麼我們二人來這裡又有什麼用啊?」

望笑了一聲,然後說︰「都只是和泉出手不夠快,每一次都被名古屋搶先一步。」

「呵,身為笨蛋的你…又怎會想像到我所持有的是怎麼樣的力量?」
翔龍得意的說著,令到峰走到他身邊,開玩笑地用拳頭來攻擊他,但翔龍用一隻手就把峰的拳頭接過來,然後反投在地上。
「Hey?你別這樣子啊,要是打埋身戰的話,你是沒可能打倒我的﹗」

「是.嗎?」
被反投的一剎那,甩開翔龍的手,然後一下子飛到空中。
「你這個呆子,沒資格教訓我﹗」
身體被一層淺綠色的光輝包圍起來,然後一下子衝向翔龍。

風魔法 — 落破衝


「受死吧﹗」
口是這樣說,但他攻擊的方向並不是翔龍的所在之處。

「哼,看來不給你一點苦頭是不會醒覺的了﹗」
兩手向著前方,有一點帶著橙色的能量源纏在兩手前端,然後用盡全力推向峰降落之處。

地龍




「我很配服你倆,為什麼在這種如此危急的情況下,你倆還可以這樣子的?」
望隨手把三張咭片飛到半空中,咭片直接衝向峰和翔龍攻擊的目標,衝擊的時候,咭片各自被火焰,冰雪和雷電包圍起來,然後直接轟向目標。

破夢




三個人的攻擊同時擊中某一點,而那裡原是什麼都沒有的,只是一塊空地,就在攻擊快要擊中那空地的時候,有一點像結界之類的東西擋下那些攻擊。

「嘿,果然。」
那三發攻擊被擋下後,捲起一陣又一陣的灰塵,令短時間之內,附近一帶的能見度變得很低。翔龍暗地裡笑了一下,就在三人剛到達入口附近的時候,發現一個極度古怪的影子特別的在入口前,任何人看見這麼怪的情形都會覺得奇怪,於是就假裝因不爽而私自打鬥,其實是打算讓敵人露出真面目。

「因為你們在解決眾魔獸時瘋狂地叫嚷著什麼呆子笨蛋,還以為你們真是白痴們的組合。」
灰塵消失了,出現一個望不會不認識的身影,那個應該被自己打敗了的影魔一族 — 影姬。她高貴的站姿,說話那些帶有諷刺的意味,還有以手上的黑色扇子來遮掩上半身,讓峰和翔龍異口同聲的講一句「outdated」。

「……」
望原是打算問為什麼影姬會在這裡的,但是被那兩個人的一句說話氣得倒在地上,他還沒有習慣二人的戰鬥方式。
「你們…可否認真一點的?(比我年長數年,但是處事方式一點也看不到成熟這兩個字)」

「唷,抱歉,要是做什麼東西都要如此嚴肅的話,人生就會失色不少。」
這句說話是出自峰口中的,要是康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被這說話氣個半死,這種如此輕鬆的口氣真是不應該在真正的戰場上出現。

「嗯,不打緊不打緊?不理會用什麼態度,只要能夠擊倒敵人就可以。」
沒正面回應峰的說話,但意思也差不多,對翔龍來說,世界有不同的人,不同的人有著不同性格,當然,戰鬥時也會有不同的方式,只要最終能得到勝利就可以,不需要理會嚴肅還是輕挑。

「唉……」
望以前都只是負責保護著慈的任務,假如真的有什麼東西打慈的主意,他就會單人匹馬把那東西打敗,所使出的招式也是在不同的戰鬥中自創出來。
「也許是我還未能適應與別人一起戰鬥吧,但…我會努力的了。」

「對了,你的名字好像是什麼綾小路…怎樣了?剛才的頭很痛嗎?醒來後是不是發現有東西失蹤了呢?」
只是一句說話就把望的戰意挑起來,即使他還是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但他在影姬說那番話後就攻擊她了。

望的頭上突然出現一大群像咭牌一樣的東西,即是說之前所謂的武器都是假裝以實物拋到空中,其實只是發動攻擊前把咭牌具現在手中在拋出外。咭牌一次過衝向影姬那方,可是沒有閃避,只是讓那些咭牌直接刺在自己身上,然後化成無數粒子。

碎夢




「喔?幹掉她了?」
峰和翔龍異口同聲的說,說話的同時在四周張望,看看會不會是轉移到什麼地方,但看來又不是這樣。

「之前我曾經『殺掉』她一次,但她剛才在我面前出現了,不知道是什麼奇怪能力……」
望猜想到一點,但那只是猜想,並沒有任何把握,而且也不知道消失後的影姬會躲藏在什麼地方。

『峰啊,你知不知道…你已經上了敵人的陷阱?』
卡爾的聲音突然在峰的腦海中浮現出來,峰立即在心裡發問即是什麼意思,得出的答案竟然是……
『影姬的特殊能力是,身體受到特定傷害時可以把自己的意識依附在某些影子之上,看來…她已經走到你的影子內。』

「什麼?」
一時衝口而出的一句話,翔龍問峰發生了什麼事,峰只是以笑來掩飾剛才發生的事,然後裝扮繼續尋找影姬,心裡是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那即是怎樣?要做什麼才可以把她抽出來?」

『那麼你認為,世界為什麼會有影子,那就是把她抽出來的方法。』
為什麼卡爾老是不把答案直接講出來呢?他不知道峰是笨蛋來的嗎?當然不是,峰的為人…卡爾最清楚不過,所謂的笨拙都只是峰一直裝扮出來的東西。

「笨蛋,我們要進入會場的了,你還想在這裡做什麼?」
翔龍沒理會望的疑慮,認為影姬已經被打倒了,私自的決定走到會場內,就在快要踏進去的一剎那,他看見峰在跳舞一樣似的,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但細看之下,那種舞蹈在不知何時曾經看過似的。
「那…那不是,你這笨蛋,為什麼你會懂得精靈的舞蹈?」
在精靈界的一段時間,翔龍看過精靈們的舞蹈,而峰所跳的是…

招雲舞




「這些東西在看書時就學過了,又不是什麼特別東西。」
峰停下來的時候也時舞蹈結束的時候,天空突然出現一片厚厚的雲,把整片陽光遮蓋著,就在沒有陽光的那一刻,影姬的真身走出來了,因為沒有影子可以依附,她…不得以受傷的形態站出來。

「剛才打算再次依附在那小鬼的影子中,待你們走進去的時候一個一個的幹掉,看來…我沒這個機會了。」
她的計劃失敗了,影魔族本來就不是有什麼強大力量,他們的可怕之處只是一個又一個的計謀,可是…同一方法使用兩次,真是有點小看他們。

「小慈現在怎樣了?快點說﹗」
望用兩指夾著一張半透明的咭牌,要是影姬不把答案說出來的話就用這咭牌幹掉她。

「嘿,她在享受拉尼爾為他準備的一次,即使你們找到他,那個女孩應該都已經被當作成祭品而……」
影姬還沒有把話講完,在她腳下突然展開的魔法陣就把她吸過去,沒留下什麼東西。

「我沒有妨礙你們嘛?三位被選者?」
嵐矢輕易的把影姬幹掉,輕鬆的語氣表現出自己是友而不是敵人,向三人解釋後才知道,他是古娜所提及過的援軍。援軍就只有他…與及在他身邊的一個女的,那就是…嵐。

「水澤同學,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的?」
又是一條公式化的問題,算了……

嵐望著發問的峰,向他展開一個招牌式的笑容,然後輕輕的說︰「我能夠在這裡出現的原因會是什麼呢?」

既出色又簡單的反問句,一問之下就讓其他人得知答案是什麼。

「好了,不要在這裡閒談,進入會場後才繼續說吧﹗」
就這樣子,一行五人由西面的入口進入會場。

「小慈,你要等我﹗」


「看來…你並不是什麼小角色……(即使怎樣攻擊她也沒有用,是純魔族嗎?)」
這裡是南方的入口,護和遙二人的對手是綺,那個使用重力的魔族,輕易地把二人制服起來。

「我好像一開始就說了,要是把我當成什麼路人的話,你們也只有等待死神的來臨。」
在戰鬥開始的時候,綺把護身邊的重力調教到比平時重一點,令到護走起路來也十分吃力,在戰鬥中完全不能支援著遙。
「看,要是我認真多一點的話,你們二人已經掛掉了﹗」

「不用多說﹗」
遙再一次重施故技,他跳到高處,用手上的虎爪直刺下去,但就是每一次都是這樣,快要接觸到綺的時候,遙身邊的體重就會暴增,一下子急速的跌在地上。

「都說,別作無謂掙扎,乖乖地待在這個入口外不是很好嗎?反正走到內裡都只是會被拉尼爾殺掉,那又何必呢?」
無情地,綺用她腳上那高根狠狠地在遙的手上瘋狂踐踏,手指上的痛楚令到遙立即發出慘叫,護聽到哥哥的叫聲,眼淚不自覺地流出來。

「要是…要不是我的無能,也許…遙哥哥就不會這樣子﹗」
護在自責,她在責備要是自己戰鬥力高一點的話,遙也不會被弄得慘叫起來。

「放心啊,接下來慘叫的就會換成是你的了﹗」
語畢,綺就把護身邊的重力較得更重,令到護原本只是不能隨意行動,變成連站也站不穩,就像被大石壓住一樣,平貼在地上。

「嗚哇﹗」
同樣地,護也發出了慘叫聲,就在同時間,綺再次用高根踐踏遙的手,二人同時間發出慘叫,要是有人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覺得這些慘叫聲令他感到心痛,可是…綺只是把那些慘叫聲當作美妙絕倫的歌聲。

「嘿,你們越是叫得大聲,我越是興奮﹗」
綺發出滿足的笑聲,然後就停止對遙的傷害,一步一步的走到護的身邊。

「你…不要接近小護﹗」
用盡氣力的叫,然後一直向前衝,這種如此直接的攻擊,綺不用望向後面也可以輕易避開了,遙就這樣子倒在地上。

「原來你們想一起被我殺掉嗎?好得很,看來都是時候了結這場無聊的戰鬥了。」

「但在你出手前,要麻煩你先處理一下三個路人。」
一把聲音從不遠處傳出來,同時間有數十粒黑色的珠子投向綺的那一方,綺立即用力牆把珠子擋過來,一陣微的爆炸產生了一層煙霧,在煙霧阻礙綺的一剎那,兩個身影走到煙霧中把遙和護抬出來。
「咳咳……你們…想去哪?」

「來吧,在這煙霧中應該不容易找到我們的﹗」
森右衛門走回煙霧內,打算用劍來攻擊綺,烈火丸和健隨著森右衛門的身影走進去,三人打算一起攻擊綺,綺知道有人會在這空檔攻擊自己,於是就把直徑範圍一百米內的重力調教成常人不易行動的,讓一行五人的行動力大大降低。

「我可是純種魔族,即使你們可以攻擊我也不代表傷害到我,你們這些下級的人類﹗」
看見五人與地面作出最親密的接觸,綺再一次滿意地笑出來,然後在想,應該找誰下手才好,聽哪一個人的慘叫聲好呢?

「你們這些魔族,我們這個世界並不是你們應該來的地方,快滾回去你的世界﹗」

「你這個小孩子還敢出聲的?你不怕我再次弄到你叫個聲嘶力竭?」
這句說話不是半調子的,這次是抱著殺死遙的決心,她走到遙的身邊,拿起他手上的虎爪,打算用那東西刺穿遙的身體。
「要是用這東西殺死你,你應該感到高興吧?」

「哼,我看你不知道那玩意上刻上什麼東西吧?」
聽到這句如此自信的說話,綺立即把手上的東西拋到遠處,以她所知,一個被選者不會選擇如此普通的東西當作武器的。

「算了,不用那東西來攻擊你,你就作為他們的第一個犧牲者,其餘四人很快就會陪你去那個世界的了﹗」
一句又一句重複的說話,可見她不知道背後那四個人已經站在地上,他們打算合力把綺打倒,但是他們連站起來也覺得很吃力,那麼又應該怎樣攻擊她才好?


這時候,位於會場內那古怪空間的人們在苦惱應該怎樣繼續前進才好。

「喂,天羽﹗你知道應該怎樣走出去嗎?」
影精靈無禮的發問。雖然走進這空間內不是很久,但不知為何會感覺到,自己已經走了一段時間似的,看像是一條直路,可是一邊走,一個又一個白色的球體走出來,那些看上去像是靈魂一樣的東西,但看真一點只是一個又一個的氣球。

「都不知這種沒品味的東西會是誰弄出來的?」
明在埋怨這空間的主人,為什麼會弄這種沒人懂欣賞的東西出來呢?他們一行人只是一直前進,途中一條分叉路也沒有,都不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空間。

「我看,其實這裡是模擬冥魔界的地方,但事實上我們又只是在會場內一直行(可能我們走進洗手間也沒人知道。)」

「誰會那麼空閒弄這些東西?拉尼爾身邊應該沒有可創造空間的人。」

「在這裡吵吵鬧鬧也不能離開這裡的,給我安靜一點吧﹗(要不是就在這裡幹掉你們﹗)」
守對剛才吵嚷著的青和薰說,他認為走了那麼久都未到終點,那應該是有一些機關才是,只是…在踏進這空間的時候,他好像忘記了一些東西,可是又想不起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為什麼呢?


「拉尼爾大人,是你對我們說…要是一開始跟從你的說話做,你就可以實現我們所要的理想世界。現在我們已經把所有走進會場的人困起來了,那接下來……」

「給我收歛一下,我還未得到想要的力量,那又怎能夠實現諾言?」

「可是…那四個人為了這計劃而送上性命,實在太可憐了。」

「那也沒有辦法的,艾洛爾……誰叫解除這封印時要收集生命力與及力量們?」
「哼,已經有兩個人戰死…力量也已經收集了一半以上,可能只要再有一個人死去…就可以破解那封印,到時候你們只要用盡全力阻止他們來妨礙我就成了﹗這就是我讓你們跟在那個天羽身邊的原因﹗」

1 Comments:

At 11/08/2005 3:43 下午, Blogger Lindsy said...

Jenna Jameson is over... and other marketing techniques.
Fleshbot has a link to the Jenna Fatigue blog . The premise behind the blog is that Jenna Jameson seems intent on dominating the world and is doing a damn good job so far, and the author is tired of it, or ...
Find out how to buy and sell anything, like things related to instant road repair on interest free credit and pay back whenever you want! Exchange FREE ads on any topic, like instant road repair!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