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07, 2005

第一章 話八 天使

第一章 話八 天使



「恭喜十位入選者,你們將會在一星期後代表本校參加聯校比賽,希望你們可以為我們拿取好成績。」

比賽開始了三十分鐘左右,比賽就完結了,這是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



「名古屋同學,希望我們在那一天有機會比較一下。」

說話的是森右衛門,看來他不知道「最強」是以學校為單位,即是說同校之間是不會有比試機會的。



「哈哈,有機會的話當然可以。」

翔龍這個笑容背後,心裡想著他果然是一個武痴,不過他覺得來日方長,總會有一日會一決高下。



再看看其他入選者。什麼?竟然有一個幼稚園學生入選了?他到底是什麼人?那小孩一直展露出笑容,那笑容像是告訴給別人知道「老早就知道這結果」似的,不知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小學部都有兩個人入選,初中部有五個人,而高中部只有兩個。對於這個數字,沒有人有異議,根據分析,那幼稚園學生入選原因全因為他的實力所致,每一個觀眾都看到碰上他的人們沒有一個可觸到他一條汗毛,像是老早知道對方的行動似的。



小學部那兩個人,其中一個是發明狂,在這比賽中用了很多古靈精怪的東西把其他參賽者解決掉,而另一個人就是在開始時跑來跑去,直至比賽餘下十人才走出來。



初中部的五個人中,其中三個人是兩年前那場比賽的三甲,其餘兩個人分別以華麗的魔術秀和優雅的樂器演奏令其他參賽者看個目不暇給,然後被拿走了頭上的帽子而失去參賽資格。高中部的兩個人以強勢的格鬥能力把所有接近他們的人擊退,聽說是什麼宗家的後人來的。以上就是校園內入圍的那十個人。



比賽結束了,學生們各自回家,在路上,他們都在討論著剛才的那一場比賽,從今天的比賽就猜想到一星期後的「最強」中,一定會有很多從沒在電視上看過的東西看的。雖然是短短的三十分鐘,但所有人都覺得很盡興,有人更說可能接下來一輩子也不能夠看這種如此精彩的比賽,真是有點誇張呢。



這一天是星期五,一星期後的今天就是「最強」的日子,這個比賽真的來得很突然,校長落下這樣的建議,其他學校附和,就成了一個規劃尚算龐大的比賽了。





「昨天那個怪人說…今天會有大事發生的,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所謂的大事發生的?」

「未過十二時都還是『今天』呢,說不定會在晚上才發生呢,峰啊…你這更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原本哥哥你都有參賽的打算嘛,要不是那個怪人…我可能有機會和你合作了﹗(都不知道是不是那個人弄錯﹗我覺得這一天比平常更和平﹗)」



「哎呀,你們喜歡在人家背後說別人壞話的嗎?」

這個突然在二人背後閃出來的,就是昨晚突然拜訪這裡的天使族人古娜,沒記錯她昨天趕時間是為了回去研究中國國粹,這天在這個時候走過來都好像是因為剛才贏得太多,弄得其他三個人發脾氣把她拋出外。



「怪人哇﹗」



「?……我不是怪人啊,忘了我的名字叫古娜嗎?」

如果這兩個人不是被選者一員的話,老早用那令人恐慌的看家本領來對付這些沒禮貌的小孩子,但古娜仍然用她的理智抑壓著心中的怒火,臉上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用虛偽的溫柔來說話。



「對了,就是因為你﹗弄得哥哥不能參加比賽了﹗」



「哈哈﹗」

這一聲真是笑得可怕,不過古娜仍然用她的努力來抑壓怒火。

「我那麼早來這裡就是想說,我弄錯日期了…是一星期後才是。」



這句說話很明顯是謊話來的,其實是因為最近古娜的約會實在太多,一天也抽不到四小時來睡。上頭在一個月前把某任務交給她,要她把某些事告訴給指定的被選者知道,剛好昨天就是最後限期,她只好在忙碌的一天中抽出四分鐘去洗手間空檔來解說,最後就變成如此混亂。想到這裡,古娜就不敢發怒,放下那緊握的拳頭,面露輕鬆的笑容,打算回答二人接下來會問的一連串問題。



「竟然是弄錯了,太……」



「你不要由開始到現在都在埋怨吧,現在她整個人站在這裡,有什麼問題就向她發問好了。」

既然是發生了的事,即使再埋怨也不會改變不了什麼東西。康明白到這個道理就責罵他的弟弟,然後就開始這個只有三個人的答問大會。



在簡短的一問一答之中,得知到不少事實。所謂的被選者,其實就是被得到知道「世界之真實」的人們,即使被選者們不願意都要去做某一些特定的任務,好讓世界得到平衡,「被選者」這一個名字也只會在人類之中出現,其他物種的「被選者」是不會有這種稱呼的。



「那麼…假如我們不願意去完成什麼任務,你們會怎樣做的?」

康這個問題問得真是好,古娜第一時間就這樣說。



「是追殺令啊?因為今天已經是最後一日,本應有充足時間給你們考慮的,但…抱歉了,我實在太忙呢﹗」



「你很不負責任﹗」

「給你害死了﹗」



即使被他們同時大聲責罵,但古娜一點慚愧也沒有,她當作什麼都沒聽到似的,然後說︰「但放心吧,要是你們有什麼問題的話,身為負責人的我一定會保護你們的﹗」



二人同時間怒視著他,可是這已經是事實,即使再埋怨什麼都改不了什麼,只希望船到橋頭自然直。



「嗯,在你們還在考慮這考慮那之前,給你們多一個壞消息吧﹗」

聽到古娜這一句話,剛才的怒火立即再次燃起,室內的溫度突然上升,但因為古娜本身不喜歡太熱的地方,右手輕輕一揮動,屋子就立即被冰封起來,二人也被迫立即冷靜下來。

「以我所知,你們就讀的學校內來了兩個交流生吧?不瞞你們,一星期會弄翻整個東京都的人將會是他們。」



「即是…翔龍在第一天看到他們,就是因為這件事?」

回想第一次看見艾洛爾和艾勒爾的那一天,翔龍就表現得很不爽,難道……



「你所講的是名古屋翔龍嗎?他都是被選者之一啊﹗反正所謂的被選者都是一些有特殊能力,特殊身份或是特殊遭遇的人,所以世界上有很多被選者的,只是被選者也有被看上和沒被看上之分,你們兩兄弟就給我們看上了。」



「我們只是普通人來的,沒什麼特殊能力,特殊身份,又或是特殊遭遇。」

康冷淡的說,但他知道這樣的反駁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的。



「你們不知道並不奇怪,但我對你們說…你們有什麼能力,有什麼身份,有什麼遭遇,我最清楚不過,所以呢…你們別作無謂的反抗了﹗還是作好覺悟,準備下星期的任務吧﹗」

語畢,屋子內的冰突然消失,古娜都是隨著她的餘音消失,留下的只有一張白色紙條。

「我今天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明天…再有問題的話,待明天才繼續發問。」



「她真的來如風,去無影……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她的嘛,現在我們只是知一半不知不半罷了﹗」

「我看……連一成都不知道有沒有,看來我們被戲弄了。」

二人呆坐在原處,還在想…剛才到底是不是夢境來的?為什麼連續兩天都看到那個怪人,那個怪人總是講一些很難明的說話似的,令到他們感到很苦惱。



他們心裡一定咒罵著古娜,但古娜這樣做其實是有她的苦衷,只是未是時候對任何人講出來就是。



「唉,賭了整整一個月,身家已經多得不像樣,可是…應該使用才用得其所呢?」

現在古娜坐在某大廈的頂層,鳥瞰著這個美麗的城市。

「晚上的東京真的比美於早上的東京,難不成真的要把剛兌換的日圓放在空中讓它們隨風飄揚?」

就在這個時候,古娜感覺到一種奇怪的感覺,她感覺到某一個被選者在求救。古娜立即張開翅膀,把兩手放到耳旁,好讓聽覺集中一些,待發現目標所在之處後立即飛去現場。





「那些…那些是什麼東西來的?有人在附近拍戲嗎?」

女孩一邊跑一邊轉頭望向一直在背後追著她的東西,那些像是影子但看下去是有實體的怪東西。女孩在街道上已經跑了大約五分鐘,其他人好像沒發現那些影子,人們只以為那女孩趕時間罷了。



過了五分鐘,女孩跑到一道沒人的地方,她知道已經沒人可以救她,但她心裡仍然在求救,什麼東西也好,只要能夠救到她就可以。這時候在腦內浮現出一句說話,那一句爺爺曾經講過的話。



『要是內心不保持冷靜的話,那即使做什麼都會失敗的。』



「對了,不可以混亂的,只要一混亂的話…即使有一線生機都找不到的了﹗」

想到這裡,女孩深呼吸一下,看看有什麼地方可以讓自己躲藏起來。女孩望望附近有什麼可讓她藏身的地方,但附近好像沒有什麼隱蔽地方似的,不過女孩都沒有絕望,眼神充滿鬥志,只是身為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又怎會做到什麼。



那些黑影找到來了,女孩子閉上雙眼,不敢直接望向那些怪東西,心裡仍然相信會有人拯救她。果然…一道淺藍色的光從天而降,照射著那些黑影,黑影們抬頭望天,然後跳到半空打算衝向那個突然出現的人
— 古娜。



「哎呀,身為低級魔物竟然敢挑戰我嗎?」

古娜合上左眼,像是用來瞄準什麼似的,然後右手發出淺藍色的光,向眾多目標們張開她的右手,無數枝小冰柱往同一方向衝過去,把一個又一個的黑影擊破了。


古娜確認打倒了那些黑影後,降落在女孩的身旁,以親切的語氣問候她,順道了解一下發生了什麼事。得知女孩的名字叫天海護,在回家路上被那些怪東西突然襲擊,然後就開始逃跑起來了。



「真的很感謝你,我不知道以什麼來報答你呢。」



「不用報答啊,因為我是為了身為被選者的你才出手的……」

古娜收起笑容,換成一臉嚴肅的說。



「你在說什麼被選者啊?完全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東西。」

明顯地看得出,護在說謊,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這樣做。當她打算要離開那裡的時候,古娜喊出另一個名字,聽到這個名字後,護停下腳步。



「你應該記得那個人吧,不瞞你…我是他的朋友,所以…要是你打算退出被選者行列的話,我會幫你保守秘密的。」

在所有被選者負責人當中,知情不報是一條嚴重罪行,古娜認識的友人之中就是有一個犯了這,立即被踢出天界,所以古娜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如果我對你說…我是被選者的話,你就會當我的負責人,可是……」

護說話時有點吞吞吐吐,臉上一臉悲哀。

「我會害死你的。」

語畢,她用跑的離開那裡,只餘下古娜一人待在那裡,還有一個待在那裡的黑影。



古娜的感覺一點也不遲鈍,在降落地面的時候就知道,那些黑影們的首領還沒有出現,當護離開後,真正的敵人就現身了。



「很久也沒看見天使族的人了,這次應該可滿足一下我吧?」

毫無疑問,對方從後襲擊古娜,這種如此基本的偷襲是不會奏效吧?從對方剛才發出的聲音,古娜輕輕跳起,讓對方向前跌,就這樣子倒在地上。

「嗚……」



「看來還有一隻漏網之魚呢﹗」

以愉快的語氣說著,但行動上是剛好相反的。

「給你這個東西,假如你還有命的話…我很歡迎你來找我的﹗」

那黑影心知自己大限已到,但想不到是如此可怕的攻擊,被一些由水和大冰塊混合在一起的淡光轟飛到天空,到達天空的時候一粒大冰從天而降,把那黑影轟回地上,整個過程不足十秒鐘。

影子被大冰塊壓倒,但好像還有知覺的,他的手在掙扎著,他希望繼續生存,可是…古娜站到大冰塊上,臉上仍然是輕鬆的笑容。



「求求你…請你放過我……」



「既然你主動偷襲我,相信你應該有所覺悟吧,無名的影子先生。」

手上拿著從不知哪裡走出來的戰斧,那是一把比古娜更高的武器,但古娜拿起它的時候表現得異常輕鬆,令那個影子驚訝起來,然後……

2 Comments:

At 9/08/2005 4:24 下午, Blogger Gletscher said...

甚麼 竟是用冰柱
太普通了 :<
唔用中發白,至少都用賭場籌碼掟人啦 XD

 
At 9/08/2005 6:36 下午, Blogger Hou said...

中發白呢堆.....遲o下先啦....xxxd
下集會好好睇的說 =﹏=v

 

張貼留言

<< Home